深圳QM中的年味

 admin   2020-08-18 11:04   1456 人阅读  0 条评论
含羞草

都说年味越来越淡,但是,我心里,贮存着丝丝缕缕的记忆。随着年轮延伸,愈发醇香。

我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,人到中年,对过年或多或少有了一些感悟。从什么时候起,开始惧怕过年了?我说不清。或许已有很多年了。作为一个普通人,一年到头忙忙碌碌,想有所成却终究难以达成,面对父母苍老的面容时,心底便会泛出许多惭色来。父亲常说,子不嫌母丑,母不怨子贫。一年到头,只要一家人合围一起,其乐融融吃餐年夜饭,就比什么都好了。

我更是一年又一年地在父母的宽慰下,修复过往创伤,鼓起新的勇气,小聚几天后,深圳QM又回到打拼的城市,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……

每年都要带着妻子女儿回到家乡那个偏僻的山村里去。那里是我出生成长的地方,是家,有着父母殷切期盼的目光,有着我熟悉的父老乡亲,尽管那些熟悉的面容一年年在减少。

似乎年年如是,父母与我交流的首要话题,是赶了这么远的路,可饿了,要不要先打个鸡蛋充充肚子?再接着,便会和我说说村里的人,谁谁走了,没能赶上过年就走了。父母说话的时候,一种沧桑和迟暮不时地向我涌来。他们不愿意问我的工作,或许不愿意让我忆起过往的艰难和辛酸。然后就会说,今年的猪膘长得快,杀了多少肉之类的。回去的时候,挑几块,天要太热就搁冰箱里,不然就变味了……在他们的眼中,我还是那个没有长大的孩子,永远都是。把鞋穿反,把袜子穿反,整个身子打雪仗弄得潮湿,母亲按着在炉边烤,端着碗还在跑,最后摔一跤把碗打碎……母亲跑过来,先看我有没有磕破皮,然后说一句“岁岁(碎碎)平安”。

物质的匮乏,让一个年充满了期待。我在想,父母年轻的时候,是否也会因为拮据的生活而对过年充满恐惧。或许他们已经习惯了一个猪头过一个年的日子。肉都卖给了公社的肉铺,换了钱买来米面,一年365天,日子长着哩,得慢慢过。即便现在,我亦不能完全揣摩父母当时的心境。或者,他们什么都没有,过年嘛,过就是了,还不是一个普通的日子?但这样的日子,毕竟无法普通。该有的仪式是一个不能少的。腊八时要清扫屋宇,小年时祭灶、送灶,正月十五再“接灶”,把灶神接回来。送也好,接也罢,必焚香、摆上祭品、燃放鞭炮。母亲虔诚地做着这一切,守护着心中的图腾和希冀。


本文地址:http://qingsijiao.com/post/11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admin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 发表评论


表情

还没有留言,还不快点抢沙发?